要闻 highlight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坚决打掉“保护伞” 彻底破除“关系网”

坚决打掉“保护伞” 彻底破除“关系网”

发布时间:2019/05/15 要闻

昨日下午,广州市纪委监委举办廉洁广州建设网络新闻发布会。广州市纪委监委宣传部部长、新闻发言人刘凡通报了广州市纪委监委以中央扫黑除恶第8督导组反馈意见整改为引领,重拳出击惩治涉黑涉恶腐败,坚决打掉“保护伞”、彻底破除“关系网”工作情况,同时通报了刘永添涉黑组织团伙背后党员干部腐败和充当“保护伞”典型案例,并在线回答记者提问。

中央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广州市纪委监委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要指示精神,以中央扫黑除恶第8督导组反馈意见整改为引领,通过抓部署、重打击、促协同、夯根基,集中攻坚“打伞破网”。截至2019年4月底,全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238人,处分109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82人,以扎实有效的整改落实推动惩腐“打伞”取得新成效。

挖出102宗涉黑涉恶案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

广州市纪检监察机关突出打击重点,瞄准“主攻地”,紧盯惩腐“打伞”难点、重点和痛点,开展集中攻坚行动,从破除重点案件打不透、重点行业铺不开、重点地区落不实3个方面发力,在突破瓶颈上取得新进展。

对于破除重点案件打不透的问题,出台《广州市纪检监察机关惩治涉黑涉恶腐败循线挖伞工作制度》,落实市、区纪委监委领导包案制度,对涉黑案件实行市纪委监委领导包案,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落实市纪委监委室主任或区纪委监委领导包案,自上而下带动“打伞”工作深入开展。截至4月底,全部涉黑和涉恶集团案件均落实领导包案“打伞”,挖出102宗涉黑涉恶案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其中涉黑案件15宗,查处厅局级干部2人、处级干部19人。

在破除重点行业铺不开的问题方面,充分发挥派驻机构“探头”作用,把“打伞”工作与重点行业监督以及巡察监督、派驻监督结合起来,紧盯群众反映突出问题,从惩贪治腐入手铲除“行霸”“市霸”,推动扫黑“打伞”向行业领域延伸。如在从化区运输行业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中,纪检监察机关从当地有关部门公职人员收受保护费入手,一举清除以从化区交通执法局赖某飞为首的运输行业非法垄断毒瘤,并查处从化区原交通局局长钟某阳等人充当“保护伞”问题。

对于破除重点地区落不实的问题,在全市部署开展市、区纪委监委领导挂点整治专项行动。11个区纪委监委根据2018年工作情况和斗争形势,对辖区内1~2条重点街(镇)开展集中整治。市纪委监委监督检查室每季度分析研判各地区各部门“打伞”情况,重点督促相对滞后和任务较重的地区,对工作长期没有起色的地区,落实市纪委监委领导挂点督办,传导压力、提高质效。

案件通报:充当“保护伞”多名党员干部被严查

发布会还通报了刘永添涉黑组织团伙背后党员干部腐败和充当“保护伞”典型案例。据了解,以原萝岗区刘村村委书记、萝岗区东区街刘村社区居委会党委书记刘永添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在刘村范围内实施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大量刑事犯罪活动,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在广东省纪委监委的指导下,广州市纪委监委会同黄埔区纪委监委、海珠区纪委监委联合成立专案组,严肃查处为该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的8名党员干部,其中局级2人、处级3人、科级3人。

发布会对此案中部分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情况进行了通报。其中包括:广州开发区管委会原巡视员郭粤明徇私枉法,致使犯罪嫌疑人发展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问题。2007年至2009年,郭粤明在任职萝岗区公安分局局长期间徇私枉法,先后指使该分局刑警大队负责人员在办理陈镜登故意伤害案件中,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包庇其不受羁押和追诉,致使陈镜登长期逍遥法外,十年间犯罪不被追究,逐步发展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郭粤明还存在其他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合并处理受到开除党籍处分、取消退休待遇,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黄埔大队原副大队长杨国雄收受贿赂,包庇涉黑团伙交通违法问题。2013年至2018年,杨国雄在任职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萝岗大队副大队长、黄埔大队副大队长期间,利用路面勤务管理、交通违法处理、车辆放行审批等职务便利,不正确履行职责,为该涉黑团伙成员朱志高实际控制的广东穗强混凝土有限公司运输车队以及其他社会人员交通违法行为免于处罚提供帮助,收受“好处费”共计人民币17.1万元。杨国雄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合并处理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焦点关注:

新闻发布会上,刘凡在线回答了记者提问,记者对焦点问题进行梳理。

查办案件有什么特点?高度集中在征地、租地等过程中

据了解,中央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广州市共立案查处238名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党员干部。从案件办理情况来看,主要存在以下特点:一是从干部级别来看,涉及厅级、处级、科级、其他人员等多个级别党员干部,其中村居干部73人,占30.67%,所占比重最大。二是从领域来看,有政法机关党员干部,也有交通、市场监管等审批、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还有村“两委”、基层站所工作人员,其中公安系统被查处72人(主要为基层民警),是当前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的重灾区。三是从案件类型来看,高度集中在征地、租地、拆迁、工程项目建设等过程中,勾结黑恶势力煽动闹事、侵害群众安全和利益以及操纵、经营“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这两类涉黑恶案件中,分别占案件总量的22.68%和18.07%。此外,村书记等基层干部组织、领导涉黑违法犯罪问题较为突出,约占广州市公安机关侦破涉黑团伙总量的1/4。

立案人数中公安干警所占比重较大?建立健全科学有效的执法管理监督机制和干部监督机制

新闻发言人表示,“针对2018年全市立案人数中公安干警所占比重较大问题,今年的工作重点放在打建结合、标本兼治”。新闻发言人表示,全市纪检监察机关在严肃查处、打击“警伞”的同时,加强对案件分析研判,通过加强警示教育、发出监察建议书等方式督促公安机关履行好管党治党政治责任,积极发挥以案治本的作用,推动建立健全科学有效的执法管理监督机制和干部监督机制,着力解决执法不作为、乱作为问题。据最新统计,今年广州市新立案查处腐败和“保护伞”案件中,涉及公安机关案件所占比重与去年相比下降约3个百分点。

主动循案“挖伞”效果如何?挖出102宗涉黑涉恶案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

新闻发言人回应称,通过落实市、区纪委监委领导包案,自上而下带动案件查办工作开展,有效破除重点案件打不透问题。截至4月底,共挖出102宗涉黑涉恶案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其中涉黑案件15宗,查处厅局级干部2名、处级干部19名。

城中村为何成重灾区?与基层党组织建设虚化和弱化有很大关系

新闻发言人表示,从查处案件情况来看,城中村黑恶势力犯罪活动区域大多集中在本村范围,通过村集体经济组织、公司等形式进行犯罪活动,其背后腐败和“保护伞”主要集中在农村基层,有些村居干部本身就是黑恶团伙的核心成员或骨干力量。“这些黑恶团伙之所以能坐大成势,与基层党组织建设虚化和弱化有很大关系。”

如何确保线索没见底不罢休、案件没查透不放手?建立涉黑涉恶问题线索快速反应机制

新闻发言人表示,主要通过强化问题线索排查处置和重点案件“打伞”破网,确保线索没见底不罢休、案件没查透不放手。优先处置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建立专门线索台账,安排专人管理,对摸排出来的问题线索认真核查;加大线索督办力度,对重点问题线索实行提级核查或指导督促区纪委监委集中优势力量抓紧办理。

此外,建立涉黑涉恶问题线索快速反应机制,按主动核查、交叉核查、督办核查、联合核查、提级核查等五类方式分类科学处置。对重大涉黑涉恶案件,注意通过提级直查、交叉核查、联合核查等方式整合区纪委监委、派驻机构资源,增强办案力量,形成工作合力,切实做到问题不查清不放过、处理不到位不放过、群众不满意不放过。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