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 livelihood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70年前的今天,他们亲历广州解放

70年前的今天,他们亲历广州解放

发布时间:2019/10/14 民生

今天的广州城,繁花似锦,已成颇具国际范的现代化大都市。社会安定繁荣,人民生活幸福。在这个光荣的日子里,我们最难忘怀的是那些为广州解放挥洒热血的先烈们。他们,牺牲在广州解放前夜。有人牺牲前还在默念“新中国,万岁”,有人牺牲了还死死地压着敌人。怀念先烈们和前辈们,就是要更加珍爱今日的美好生活,以更大的勇气和决心,将广州建设得更加美丽,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

70年过去,如今记者找寻到当年参与广州解放前最后一次战斗的老战士、见证广州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的女工、赶制“告同学书”的青年学子等亲历者和见证者,回忆当年的故事,讲述广州70年日新月异的变化。

讲述人:王敏,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44军132师395团离休干部,87岁

19岁通讯兵牺牲前说“新中国,万岁”

我出生于1932年,15岁时参军,是黑龙江齐齐哈尔人。1949年,我们132师395团作为前卫团挺进广州时,我是三连的文化干事,主要任务是宣传发动士气,因此必须冲在战斗的最前线。进军广州时,我们在10月12日晚到达从化云台山,晚上9点多与蒋军107师321团遭遇,经历了解放广州前的最后一场战斗。

如今,70年过去,我也成为经历过这场战斗唯一健在的老战士。每每回忆起当时的激烈战斗和驻守广东、守备广州的峥嵘岁月,我还是不禁泪如泉涌,感慨万千。

在云台山战斗中,我们三连受命夺取云台山主峰,狙击敌人向广州逃跑,二排担任主攻。当时,到处都是一片枪炮声,脑子里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只想着多歼灭敌人。经过20多分钟激战,云台山主峰控制在我们手中,敌人为了逃跑,拼命向主峰反扑,连长授命通讯员黄家广去二排了解情况。

黄家广和我是东北老乡,当时年仅19岁。当他完成任务,带着二排“人在阵地在”的保证返回途中,发现二排的侧后方有一股敌人正在偷袭。此时,回去报信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黄家广当机立断,占据有利地形并鸣枪报告二排,同时阻击敌人。部队听到枪声,知道遭遇偷袭之敌,马上调整部署,组织火力,消灭了偷袭的敌人。不过,黄家广的这一举动也引来了敌人猛烈的子弹,他最终倒在血泊里。

战斗结束后,我在一个小山头上找到黄家广,当时他已身负重伤,全身有四个弹眼,肠子都流出来了。我把他抱在怀里,鼓励他坚持住。他艰难地摆摆手说:“我不行了……请报告指导员,二排人在阵地在……”

当我问他有没有什么东西要捎给家里人时,他说:“如果见到我的父母亲,告诉他们,我没有给他们丢脸,我已经胜利地完成任务了!”奄奄一息的他,嘴里还轻轻念着“新中国,万岁”,然后缓缓闭上了眼,就这样长眠于云台山上。

还有6班班长潘玉德,也是牺牲在敌人的阵地上面。他牺牲时,冲锋枪已经打坏了,当我们发现他的遗体时,他身底下还紧紧地压着一个国民党士兵,两个人是抱在一起死的。

还记得,在他准备上阵地之前我去看他,当时他从兜里面掏出来一个“毛泽东爱民模范奖章”交给我说:“王干事,我这儿有个奖章,你给我保存一下,我要能下来你就还给我,我要下不来我就送给你,或者你就替我交给组织。”我说你会下来的,放心吧,我揣兜里了。

他是我们师爱民模范,外号叫“二十担”,为什么叫“二十担”呢?他每到一地,一住下,就给每家老乡挑一担水,南下途中每天都要走路,五六十里路、七八十里路那么走,到地方他一定要给老乡把水缸都挑满,所以他就得个外号叫“二十担”。他不仅仅是爱护老百姓,对他班里战士也很关心。每到一地,他都担水,用烧好水给班里战士烫脚,把洗脚盆装上水端到每个战士跟前,战士都累得躺下就睡着了,他一个一个喊醒叫他们烫脚。所以他是爱兵模范,也是爱民模范。

最终,这枚奖章我没能还给他。多年来,我苦苦寻找他的家人,却一直毫无音信。直到2009年,在参加广州解放60周年纪念活动时,从化邀请我去讲广州解放的战斗时,我将这枚奖章捐赠给了从化历史博物馆。

姓 名:
邮箱
留 言: